最新消息:【特别申明】本站不产生资源,所有资源收集自网络,下载链接亦采集自网站分享,若侵权联系站长删除。

代理共享充电宝挣钱吗?(共享充电宝厂家对比)

  2016年到2017年,共享经济的“妖风”吹遍神州大地。一个月没收到几封共享经济的BP(商业计划书)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创投圈的。

  当然,对共享经济,大家的态度十分不同。

  有人认为,共享经济满足了大众的需求,前途无限。

  当然,更多的人认为,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都是人为创造出来的需求,补贴停止,需求就会迅速下降,是伪需求。

  在反对派中,甚至不乏像王思聪一样“以翔明志”的冲动型选手。

  2017年5月,共享充电宝企业街电刚刚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注资,王思聪突然杀出一刀,在朋友圈高调宣布: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,立帖为证。

  两年过去,思聪是否赢得了这场赌约,我们很难有一个绝对的定论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共享充电宝没有像质疑者们所想的一样,只是昙花一现。

  7月17日,Trustdata发布《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,2019年,共享充电市场全年用户规模达到了1.5亿人次,并渗透至商场、餐厅、机场及休闲娱乐等主流消费场景。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,共享充电免押订单占比达到了95.4%,逾期率低于0.5%。

  此外,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《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8年,国内共享充电宝市场用户数已经突破1.96亿,预计2019年用户数将超过3亿。

  其中,陈欧的共享充电宝品牌——街电,以1.07亿的用户量,40.5%的用户份额和超过300座的城市覆盖,稳守全行业第一。

  实际上,早在2018年5月,街电就宣布已连续3个月实现规模化盈利,峰值订单突破180万每天。

  2018年底,虽然没有公布具体金额,有许多充电宝的头部企业都已宣称盈利。来自聚美优品财报显示,陈欧投资的街电截止2019年上半年累计用户量已达1.07亿,目前已实现年度盈利。

  街电的盈利,或许与共享充电宝的普遍涨价有关。

  近期,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和共享单车一样,已经不满足于“每小时一元”了,换句话说,大部分充电宝的费用已经上涨至2元/小时,在寸金寸土的陆家嘴,老王甚至还借到过收费3元/小时的充电宝。

  对此,有业内人士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这波涨价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,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整体计费集体涨价,在一二线城市计费标准从每小时1元翻倍涨价为每小时2元,其中部分头部共享充电宝公司通过设置半小时定价1元的计费模式。

  上述人士介绍,共享充电宝价格普涨也由其财务经营成本决定。共享充电宝主要由生产成本和设备折旧、市场地推和运营成本和商户端分成支出三大方面,只有涨价才能形成可盈利的财务模型。

  支撑共享充电宝企业涨价的,是用户习惯的养成以及短时间内难以被改变的市场需求。

  电池的续航能力始终是手机厂商难以逾越的难题——有人说,或许只有手机的续航能力能达到一周,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才会真正消失。

  对于商户来说,共享充电宝不仅解决了客人手机需要充电的难题,还有可能带来额外的收入。

  在陆家嘴的摄影摊借充电宝的时候,老板告诉老王,充电宝对自己来说没有成本,但是每借出一台,自己都能拿到比例不低的抽成,一个月赚几百块问题不大。

  一边解决客人需求,一边带来额外收入,各大小商家在这样的背景下,普遍接纳了共享充电宝的入驻,这也是让共享充电宝的用户人数稳步上涨,从而实现规模化盈利的重要原因。

  即便是需求旺盛,但是对于共享经济的用户来说,收取押金,一直备受诟病,也让用户“很受伤”。

  拿共享单车来说,2017年开始,悟空单车、卡拉单车、享骑单车、ofo等知名共享单车企业接连陷入资金链断裂,用户的押金也因此备受牵连。

  用户开始对使用共享单车 、共享充电宝等产品前,需支付押金这一步骤有后顾之忧。

  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初期,也大多收取押金,押金池为企业盘活了资金链,成为企业扩张市场、运维的保障资金。

  尽管没有人会拿押金出来大作文章,但是押金由于界定不清晰,被企业挪用,是一个不用公开的事实。

  共享充电宝如何避免共享单车的覆辙,成为用户和市场最为关注的问题。

  2016年底,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科技,第一家开启芝麻信用免押租借功能。

  此后,越来越多的共享充电宝品牌宣布免押金信用借租。

  免押金的开始,也将大量没有造血能力,只依赖烧钱做扩张、依靠押金盘活资金链的品牌淘汰出局。

  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,包括美团点评、乐电等共享充电宝业务或企业关闭,各家的融资速度也都开始放缓。

  2018年,经过一轮残酷的洗牌,慢慢跑出了以街电、来电、小电、怪兽为主的几家头部企业。

  由押金变信用租赁带来的行业大洗牌,出清了运营不善的品牌,也带给了头部企业新的机遇。

  小电传播中心总监刘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自2016年底接入支付宝后,运营数据实现翻倍持续增长,且保持用户量持续上涨。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张,使用支付宝免押用户量仍然在不断增长。

  免押金为用户带来的无缝体验,有效提升了共享充电的使用率,同时也为共享充电宝开辟了更大的用户市场。

  另一边,信用免押也对用户的规范操作有促进作用。开启信用免押租借后,用户租借的操作更流畅,也免除了押金退换的风险,且从企业的角度来说,信用押金也为经常违规的用户带上了“紧箍咒”。

  “不能完全说免押金救了充电宝,但是它的确是行业洗牌的加速器。更重要的是,用户体验更好了。”一位共享充电宝从业人士表示。

  Trustdata数据统计显示,2019年共享充电信用免押金订单占比已经达到95.4%,共享充电宝行业激战的2017年,这个数字仅为65.2%。

  如此来看,信用时代的加速来临,给共享充电宝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。在这场浪潮中,有被加速出清的共享充电宝企业,也有抓住机遇的街电们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在共享充电宝出现几年后,它们似乎比当时大多数人所认为的,要更加“坚强”一点。

转载请注明:博海拾贝资源娱乐网 » 代理共享充电宝挣钱吗?(共享充电宝厂家对比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